-
.
網上嘉年華 網上遊戲 自製遊戲 發送賀卡 自製賀卡 上傳圖片 分享食評 規則/獎品
:   點擊:63   
那一年,我還在皖西南山區的一個小縣城的文化館工作。與他的相識緣於一篇文學作品。那天收到他的用稿通知 時,我著實激動了大半天。他在來信中說,他被我作品中主人公坎坷的命運、曲折的愛情故事深深震撼。而且, 我作品中的故事與他的經曆十分相似,他不知道我對他的生活怎麼知道得這樣清楚,是不是我也有過類似的經 曆,如果這樣,那我們就是同病相連了。同時,我決定做你這部作品的責任編輯。當時,我那新婚不久便遠離家 鄉的丈夫去北京求學已數年,從那個大都市雪片般飛來的情書已經減少到數月不見只字,我由失望到絕望,在愛 與恨的沼澤中苦苦掙紮不能自拔。

我只能用工作來洗涮蒙在心頭的恥辱,文學創作喚起我幾乎淡忘了的自尊自強意識,我很快寄走了離婚協議書, 並很快由“留守女士”加入了“離婚女人”的行列。於是,我傾盡全力創作我的小說《愛情是一條河》,我把我全 部的感情都寄托在這部作品上,作品完成后,我把他寄給了北京的一家大型文學期刊,在苦苦的期盼中,沒想到 的是,《愛情是一條河》的責任編輯竟然給我寫來了這樣的一封信。



說實在話,剛開始,我與他只是編輯和作者的正常工作往來,在信中或在電話中,談我的作品構思,修改 我的選題計劃。漸漸地,我們的談話由作品內容輻射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不經意中,我對對方的個人情況家庭情 況都有了一個較清晰的了解。大約從他到南方那個風景秀麗的省會城市開了一次筆會以后,我們的通信越來越 長,電話越來越多,一天聽不到他的聲音,生活中似乎就缺少了點什麼。有時甚至在午夜,會突然傳來他的一聲 問候,一聲“晚安”,或一聲叮囑:“早點兒休息,注意身體。”在淒涼的黑夜里,在空曠的兩室一廳中,孤獨落 寞的我便有了一般暖流在胸中湧動。可他是有婦之夫,我不能有非分之想!但我已被他的才華,他的性格,他那 種充滿陽剛之氣的深沉、剛毅、成熟所深深吸引。隨著時間的推延,感情的加深,一種從不言愛的思念與牽掛將 我死死纏住,使我再也注意不到他以外的任何男性。於是,便有了一種相見的渴望。

此前,他曾多次向我索要照 片。但我想在他的第一印象中留下一個熱情開朗真誠自信而又活生生的我,而不願那張沒有思想沒有感情的“平 面圖”成為他審視我的標準。我一直沒有給他寄照片,對於交往3年未曾謀面的我,對於多次告訴他“我長得很醜 很醜”卻不給他寄照片的我,他說:“我早已接受了你的思想、你的學識、你的人品、你的性格,即使你是醜八 怪,我也心甘情願地接受。”但我實在不知道他接受我做什麼。朋友?知己?情人?妻子?我不知等待我的將是 怎樣的命運。憑心而論,我不願插足他人家庭,使自己的悲劇在另一個女人身上重演。但我像喝多了酒的醉漢, 心想止步雙腳卻不聽使喚。於是,在20世紀最后一個元旦的前夕,我精心設計了一次別開生面的相會。為了試探 他是不是對我真的有感情而不在意我是“醜八怪”,我請大姐替我去接站。盡管大姐長得並不醜,但過度的操勞使 他未老先衰未進不惑便已成為一個十足的中年婦女了。

大姐並不知我耍的什麼惡作劇,更不知她為我迎接的是一位有婦之夫,她只知我離婚5年,拒絕所有男性走 進我的生活,她心里著急。所以,當我要她替我迎接“男朋友”時,便毫不遲疑地答應了,並鄭重地告訴我,她代 表父母而來,一定幫我選擇一位忠誠可靠的丈夫,以免我重蹈覆轍。

當那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出站口時,大姐拿看照片迎上去。我發現他驚訝得張大了嘴巴一直沒有合上。 是大姐的“老相”和他想象中的我相去甚遠,還是他看出了什麼“破綻”?看見他們上了一輛“面的”,我也叫一 輛“的士”尾隨他們回了家。

10分鍾后,在縣文化館宿舍18號門前,我高呼了房門。看著大姐一臉細汗狼狽不堪的樣子,我差點兒笑出 聲。他卻早已從會客室迎出來,用一種自信的目光審視著我,同時向我伸出手,“你好!”與他目光相撞的那一 瞬,我知道他第一眼就認出了我,他壓根不相信大姐會是我,他直截了當地問大姐:“大姐,你給我打多少分?” 大姐愣了一下,這才意識到被我推上一個尷尬的境地,一邊穿大衣,一邊沒好氣地數落,“只要我妹妹自己 滿意,我打多少分管什麼用?”說完向父母彙報去了。

我終於忍不住咯咯笑起來。他說:“雖然以前沒有見過你,但在茫茫人海中,我會用心認出你。”這話令我 好感動。的確,5年的交往早已使我們心心相連,心心相印,透過心靈的窗戶——眼睛,我們會用心靈的感應認出 對方。我們一見如故,談話內容很快轉到電話中表達不清楚的婚姻問題上。

“沒有愛,沒有恨,沒有激情,沒有浪漫,甚至沒有一點衝動,連吵架鬧矛盾都沒有,有的只是義務,相敬 如賓而不相愛。他這樣描述著他的婚姻。

他的妻子原是西南某縣一家企業職工,他的父親為了將兒子拉回身邊,在他大學畢業前為他訂下這門婚 事,並親自趕到大學向系領導如此這般一說,他這只飄飛在高空的風箏便乖乖被父親拉回到身邊,這位全國重點 大學中文系的高才生,便遠離了大都市成為祖國大西南一個偏遠小縣城文化館的館員。然而他並沒有沿著父親為 他設計的人生之路走下去,第二年他便調到了地區文聯。幾年后,他為妻子在地區安排了工作,又在市郊建了一 幢三居五套室現代化小洋樓。安排好這一切,他開始踏上人生新的征程——來到中國最大的都市北京尋求發展,憑 著他的文學功底和才智,終於謀求了一份文學期刊編輯的工作。

由於我的介入,他決定走最后一步棋——離婚。他十分坦誠地對我說:”當然是因為你。你的生命像一團 火,你的熱情開朗、活潑浪漫、執著自信,都像一團火,將我的生命之火 點燃……”

然而,我的心卻好痛:“我從不敢奢望擁有你的一生,我只渴望擁有你的一瞬……”我說得言不由衷。他一下 將我擁進懷抱,“我要擁有你的一瞬,要擁有你無數個一瞬,要用這無數個一瞬連結起你我的一生。 ”

聽著他充滿熱血的心髒在胸腔內強有力的搏擊,一種久違了的感覺襲上心頭。生命的小船在茫茫大海中孤 獨地漂泊了5年,終於尋到一個避風的港灣。在這男子漢寬闊的懷抱里,我陶醉了,一切倫理道德良心等等全部 隨著理智的喪失而煙消雲散。我愛他,這就足夠了,即使做不成夫妻,我也要為這刻骨銘心的愛付出我的全部。

在這北風呼嘯的冬日,原本冰冷淒清的兩室一廳變成了暖融融的愛巢。在這里,我和他的愛得到了順理成 章的升華,也使我真正體驗到情與性和諧統一的完美境界。7天,令我戀戀不舍,他離去的那一刻,我幾乎要登 機隨他而去。

“下次,我們名正言順在一起。”他在上飛機時吻著我掛滿淚珠的面頰說。此后的日子痛苦難捱,相愛相思 而不能相互擁有的痛苦,在每個孤獨的夜晚都纏繞著遠隔千山萬水的我和他。對著話筒訴說衷腸只能加重彼此對 對方的思念與渴望,每月至少一次的“飛來飛去”使我們飽嚐離別的痛苦,機場離別的情景更令人肝腸寸斷。然 而,他的離婚卻毫無進展。他將所有的財產都給了他的妻子,仍換不回在離婚協議書上的簽字。他的妻子除了流 淚什麼也不說。他不忍心與軟弱賢淑的妻在法庭上相見,他不忍心逼她,我也如此;我更不忍心逼他,我只有 在“第三者”“情婦”這種不光彩的角色所帶來的種種不公正待遇之中默默地忍受和等待。

轉眼一年多過去了。2001年春節前夕,我告別父母坐火車來到他的身邊。除夕晚上,春節聯歡晚會還沒開 始,我和他已相擁上床陶醉在溫馨的兩人世界之中。忽然門鈴聲大作,我和他大吃一驚,他慌忙穿戴整齊去開 門,想不到竟是他的妻子和兒子。她憑著婦人的敏感沒進會客室,卻一把推開臥室的門拉亮了頂燈。我抓過睡衣 呼地從床上坐起來。太突然了,一種本能的嫉妒使我對她充滿了敵意與戰勝“弱者”的優越感。但這種敵意與優越 感沒存在幾分鍾便忽地消失了,因為我看見她渾身顫抖嘴唇哆嗦著沒說出一句話便癱軟下去,昏倒在臥室門口。 我和他慌了,在他們7歲兒子的哭 喊聲中,我撥通了市急救中心的電話。

原來他的妻子是心髒病急性發作,待急救中心的醫生將她搶救過來送往醫院之后,我才長舒了一口氣。我 好后怕,幸虧搶救及時,否則我“罪責”難逃。

站在她的病床前,看著在藥力作用下安靜睡去的她,我知道我和他的關系該結束了。但我為她悲哀,為她 的傳統、軟弱、缺少自尊自強意識而悲哀;同時我也為他悲哀,對於一個感情豐富的作家來說,無力掙脫沒有愛 情的婚姻將是何等的痛苦!但我並不為自己的選擇而后悔,我和他畢竟真真實實地相愛一場。有首歌里唱道“愛 一回就死”,不是沒有道理,即使不能擁有一生,我也心滿意足了。我甚至想,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我可以不要 名分,只要她能容納我。但理智告訴我,她不可能容納我,我也不能再傷害她,傷害她便等於傷害他。我愛他, 我願意做出任何犧牲使他得到幸福。我應該為他和她的相愛創造條件,我只有悄悄地走開。

“感情靠培養,也靠發現。你應該培養,去發現。”我忍著心酸的淚對他說。

“我培養了十幾年也沒有發現!”他歇斯底里地低吼道,“這不是你的個性!”

我的心碎了,但終於忍住幾乎奪眶而出的淚水,“建立在別人痛苦之上的婚姻不會幸福。”我毅然轉身離 去,他追到病房門口,卻傳來他妻子的一聲呻吟,在他止步觀望的時候,我滄然逃離。

住進一家賓館,已是大年初一淩晨3點,我將自己蒙在被子里,一任委屈的淚水縱橫流淌。當淚水流盡的時 候,我的心漸漸冷靜下來。我清楚地意識到,我們3人的結局有3種,一旦他與妻子真心相愛,我只有在遙遠的南 方默默為他們祝福;倘若他的妻子康複后終於明白沒有愛情的婚姻不該維持,應該去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終於 與他友好地分手,那樣我會身輕如燕地“飛”到他的身邊;天哪,這是多麼完美的結局!然而,最現實最有可能的 結局卻是第三種,即他和妻子既不相愛又掙不脫徒有虛名的婚姻。對於身為工人的他的妻子來說,在傳統的環境 與氛圍中,抓住他這樣一位才貌雙全又大名鼎鼎的作家丈夫,即使沒有愛沒有夫妻生活,她的虛榮心也會在一定 程度上得到滿足,也比被遺棄所承受的輿論壓力更容易得到心理平衡;那麼他呢?他的生活環境、工作環境、文 化氛圍以及與她的迥然不同的文化素養,都將使他無法忍受沒有愛情的婚姻,但他的善良也使他不可能忍心與患 病的妻子對簿公堂,那麼他能做通她的工作使她同意協議離婚嗎?不得而知。總之,主動權全不在我的手中,我 只有在沉默中用心守住那份曾經擁有的愛,它或許得到愛的回報,或許成為我今生今世永恒的回憶。

登上火車走進臥鋪車廂的一霎那,我禁不住回過頭,想再看一眼這個在無數個不眠之夜令我神往的城市, 不料卻看到他在站臺上奔跑的身影,他揮動著雙臂,呼喊著我的名字。那副痛不欲生的樣子令我好心痛,但我不 能改變主意,我迅速讓自己在他的視線中消失……
Please visit for our exciting postings.

其它相關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