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網上嘉年華 網上遊戲 自製遊戲 發送賀卡 自製賀卡 上傳圖片 分享食評 規則/獎品
:   點擊:63   


如果你們像我們一樣,把你們倆在一起的每一天都當作倒計時看待,你們就會珍惜你們的感情了。

  我和老婆都愛看書,張嘴就是學問。那天早晨還在餐桌上,她和我就“商榷”上了。她說韓劇好看,催人淚 下。我說不好看,婆婆媽媽。她說,你沒有藝術細胞。我說,你不知經典為何物。她說,你眼高手低。我說,你 安於浮淺。說著說著,就開始遠離原來的話題互相指責了。我說了婚后她的各項缺點和不足,她曆數了幾十年來 我的種種錯誤和罪行。

我引經據典,她用事實說話。於是嗓門越來越大,戰爭越來越升級,升到不能再升的時候,我穿上外衣,拂袖而 去。

  於是,我們倆又開始了第N次“內戰”。吃飯,各自上飯館。睡覺,一人進一屋。在晚飯和睡覺之前的這一段 時間里,也不看電視了,而是把自己關在各自的屋里看閑書。知道的是我們倆打架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倆都 在刻苦攻讀、要當院士呢。

  這個滋味,實在是別扭。相信您一定也有過類似的體會:離吧,又都不想離,躲吧,還真躲不開。不想看對 方陰沉的臉吧,不看還不行。同在一個屋簷下,就這麼較著勁。誰都不搭理誰。誰要是先說一句軟話,誰就沒了 尊嚴。不行,得扛著,不能先投降。

  第二天的白天,看見了我們街坊老王,他看我一腦門子官司,問我怎麼了,我就告訴他了。他嗬嗬一笑說, 咱們得向人家上海人學習。你看人家上海男的多好,個頂個兒的都是模範丈夫。老婆一回家,就趕緊給老婆拿拖 鞋、沏茶、捏肩、捶背。人家讓老婆看電視,自己戴上圍裙把做飯、刷碗、拖地、洗衣服的活兒全包了。老婆要 是生氣了,還會一口一個小心心、小肝肝、小囡囡地把老婆哄樂了。你呢?差遠了吧?這樣可不行。我聽完后, 瞪了他一眼,說,他們是他們,我是我。我是北京爺們兒,北京爺們兒有怕老婆的嗎?老王聽完,拿白眼珠翻了 我一眼,走了。

  這一天晚上我和老婆還是以沉默相對。我看到報上正好有一篇文章,上面寫著:“夫妻之間的寬容和理解”。 我就把這張報放在了她的枕頭上。想讓別人好好教育教育她。第二天早上我一睜眼,這張報又回來了。把我氣 的。

  這已經是第三天了,下午,我去我的老師家。我的老師和師母都已經是七八十歲的老人了。也都是老知識分 子。老師坐在沙發上,很虛弱的樣子。盡管屋里很暖和,但老師的膝蓋上還是搭了一塊毛毯。他問我,你愛人好 嗎?我說我們打架了。老師一笑,調侃地問,為什麼呀?是在討論“人類向何處去?”這樣的大問題面前有分歧 嗎?我說,我可沒那麼大的學問,我現在連我自己向何處去我都不知道。

老師笑了。師母說,吵什麼呀。像我們這歲數,想吵都吵不起來了。我知道,大約兩個多月前,我的老師 病了,開始只是肺炎,后來引發了全身的疾病。在床上昏迷了七天七夜。經過多次搶救,才把老師從死亡線上拉 回來。在那些日子里,師母和另外兩個護工,不停地為老師翻身擦洗。我的師母愁眉不展,憂心如焚。

  我的師母說,像我們這種年齡,已經進入生命倒計時了。我們就好像在一輛公共汽車上,快到站了。到了終 點,不管你願意還是不願意,都得下車。也就是說,兩個人在一起的日子真是不多了。其實,我們在一起呆夠了 嗎?沒有。你想想,世界上那麼多男男女女,你偏偏選中了她,她也偏偏選中了你。不容易,緣分嗬。如果你們 像我們一樣,把你們倆在一起的每一天都當作倒計時看待,你們就會珍惜你們的感情了。我說這些話也許你不 懂,可是等你們活到我們這個歲數的時候就明白了。可為什麼單要等那一天呢?早一天明白,不是更好嗎?

  我聽了她的話,心里有些酸楚,也覺得有理。我決定和老婆和好,就在今天晚上!

  我往家走,路上打了一個腹稿,然后又牢牢地記在腦子里。為了能夠成功,我默默地念了幾遍。但又覺得不 行。我覺得我的話不真摯、不感人、不動聽。說出的話跟念經似的,舌頭跟拌蒜似的。唉,真沒辦法,天性使 然。我是一個從來不會和老婆說軟話的人。我不由得埋怨起我的父母來:當初怎麼就沒給我一個半個的會哄人兒 的基因呢?

  我愣瞌瞌地站在那里,街上的燈都亮了,這是忙碌而寒冷的冬天的夜晚。路上車水馬龍,人聲喧鬧。我忽然 瞥見,不遠處有個賣栗子的店鋪,在刺眼的黃色的燈光下,大鏟子在炒鍋里骨碌骨碌地轉著,冒著騰騰的熱氣, 深棕色的油光閃亮的栗子,“嘩啦”一聲被倒在笸籮里。

  我忽然有了主意,就是它吧。

  我買了一斤,捧著,燙的。我知道她這個冬天總是愛一邊兒吃這玩意兒一邊看韓劇。

  我進了屋,老婆正在看電視,被劇情感染,她笑著。可是一看見我,立刻嚴肅了。“晴”轉“陰”,這“天 氣”怎麼變化那麼快呢?連氣象臺都會納悶兒。

  她端著架子,那架子很大,比粉刷樓房的時候搭的那個架子還大。

  我把那一袋栗子放到她面前,熱的,帶著我的體溫。我終於擠出來一句話:特意……給你買的。我的老婆看了 一眼。表情繃著,繃著,繃著,終於繃不住了,“撲哧”一聲笑出聲來。我說,你不玩深沉啦?她立馬兒用降B調溫 柔地回應了一句:你……討———厭。

  她伸開了雙臂,我也趕緊學她的樣子,迎上去。合攏。嘿嘿,不好意思

Please visit for our exciting postings.

其它相關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