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網上嘉年華 網上遊戲 自製遊戲 發送賀卡 自製賀卡 上傳圖片 分享食評 規則/獎品
:   點擊:63    來源:星島   

黃宏和宋丹丹表演小品

黃宏和宋丹丹表演小品

宋丹丹2007年出自傳《幸福深處》時接受專訪,宋丹丹表示,她的這本自傳和其他明星書的不同之處在於,她從不想炫耀自己,而是要真實地記錄人生之路,也正因為如此,她敢於在書中直面曾經歷過的挫折、困難和眼淚。

新華網報道,宋丹丹是1997年1月2日和英達離的婚,而同年的8月25日就與現在的先生“閃電結婚”。於是很久以來,坊間一直有傳言説宋丹丹必定是在離婚前便有了外遇。然而3日宋丹丹卻表示,她之所以這麼快再婚,完全是為了“療傷”。

根據《幸福深處》的表述,兩人分手的根本原因是彼此的不理解,在宋丹丹最需要關心的時候,英達心中“丹丹什麼都行”、“丹丹不需要也不喜歡別人幫助”的概念卻已根深蒂固。久而久之,愛情從兩人之間悄然溜走了,“我忘了撒嬌,忘了受保護,忘了得到應有的溫存和體貼”。分手於是在所難免。

宋丹丹説,和英達生活的10年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不過愛之深,痛愈切,離婚使她的身心都經受了重大的創傷,“於是我和現在的先生走到了一起,我們是先結婚後戀愛,説白了,我需要為自己療傷,解除痛苦就是幸福。當時我是在室外天寒地凍中行走的一個孤獨的女人,而我現在的先生當時就像一間溫暖的屋子。”宋丹丹透露,英達尚未看過她的《幸福深處》,“我不希望這本書給他帶來什麼傷害,我理解他,他是個好人。”

“沒想到黃宏心眼這麼小”

黃宏和趙本山是宋丹丹在《幸福深處》中記述的另外兩個重要的男人。1989年到1993年,宋丹丹受黃宏之邀五上“春晚”,尤其是1990年的《超生遊擊隊》,讓宋丹丹一夜之間紅遍中國,“當時我們都還不滿29歲,他改變了我的命運。”宋丹丹3日坦言,當時她和黃宏關係好得就像老夫老妻,所以,當她最終和趙本山開始合作的時候,黃宏“就像老婆被人搶了那樣的難受”。

在1993年之後,黃宏和宋丹丹幾度想合作,但最終由於兩人意見不能統一而只好作罷。當1999年,趙本山找到府來,想和宋丹丹合作小品《昨天,今天,明天》時,黃宏有點不開心了,“我當時就給黃宏打電話,告訴他這件事,他説‘可以啊,不過據説那本子特差’。”此後黃宏很長時間不再理睬宋丹丹,不過最終還是冰釋前嫌。“我沒想到黃宏心眼會這麼小!”宋丹丹説。

宋丹丹稱,其實她和趙本山的合作也落入了窠臼,像今年(2007年)“春晚”的小品《策劃》,她自己就不怎麼滿意。

雖然現在(2008年)還只是3月,宋丹丹卻已經覺得離2008年“春晚”不遠了,“壓力真的很大。”被問及如果2008年“春晚”,趙本山和黃宏同時向她伸來橄欖枝,她會接受哪一個的邀請,宋丹丹笑言:“我希望這兩個男人都把我忘掉!”

大著肚子演《超生遊擊隊》

《超生遊擊隊》是黃宏自己創作的,他邀我一起上1990年的新年晚會。那時候我正懷著近7個月的身孕。

“不行,”我在電話裏説,“我演不了,我大著肚子。”

“要的就是這個。”他説,“你還省得往裏墊枕頭了。”

每天,一到排練廳,我先把大肚子擱桌上喘喘氣兒,氣兒喘勻了,還得靠床上歇歇腳。邊歇腳邊跟黃宏聊天,聊著聊著我肚子就餓了,得下樓去吃口飯。吃完飯上來又挺困,於是再睡會兒。

總之等我完成一系列的身體調整,排練的時間也剩不下多少了,逼得黃宏逢人便訴苦:“跟個孕婦合作,那真是太———困難了!”

打死我也沒想到《超生遊擊隊》能那麼轟動。中央臺的新年晚會從沒出現過那麼“火”的節目。我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真正地體會到什麼叫“一夜成名”。

趙本山“不學有術”

時間便到了1999年年初,他打電話給我要和我一起上春節晚會。這是我第一次和本山合作。他,老何,導演張惠中、小崔還有我每天在一塊兒侃劇本,攢包袱,老何做執筆人。

本山是喜劇天才,一個巨大的包袱庫。但他在“包袱”方面對我十分禮讓,因為他知道凡事要好玩兒,我才願意幹,覺著沒勁了我扭臉就走。他總是指示老何:“別都給我包袱,給她啊。要不她還真走!”

有的人讀過很多書,卻不明事理,本山卻是一個不必讀書的帥才,常常無師自通。我們在一起演小品,他在角色中傾注著他對生活的認識,帶著感情。他的企業做得很大,很成功。因為本山,我相信天底下一定有一種人是“不學有術”的。

Please visit for our exciting postings.

其它相關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