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網上嘉年華 網上遊戲 自製遊戲 發送賀卡 自製賀卡 上傳圖片 分享食評 規則/獎品
:   點擊:63    來源:星島   

劉霆。本人供圖

劉婷。

劉霆(曾用名),浙江省湖州市雙林鎮人,浙江林學院園林與藝術學院畢業。13歲時母親身患尿毒症,家庭失去經濟來源,父親離家。劉霆在照顧母親的同時勤奮學習。2005年以優異成績考取大學後,將母親接到學校附近租房養病,邊讀書邊照料母親。在得到學校和社會大力資助後,劉霆努力回報社會,捐獻設立了“劉霆孝心獎勵基金”,用以資助其他貧困學生,同時還應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之邀,擔任“中國母親援助行動”愛心宣傳大使。2007年9月被評為“全國道德模範”。2014年10月9日上午11時許,劉霆躺在手術床上,開始接受從一個男人到女人的轉變。

《京華時報》報道,近日,曾被評為“全國道德模範”的劉霆,在經過為期6個月的變性手術後,由一名男子漢變為女兒身,並更名為劉婷。2014年8月14日,那時的劉霆宣佈將聽從心願,希望變成一名女性。7日,在廣州見到了術後的劉婷。為了實現心願,她經歷了什麼?將如何規劃未來?如何選擇自己的另一半?如何去修改身份證和戶口本上的性別?帶著這些問題,專訪了劉婷及其母親,以及為其做變性手術的醫生。

□探訪病房

床下襬著兩雙高跟鞋

7日上午,走進廣州美萊醫院劉婷的病房。整潔的房間裏擺著兩張床,自2014年11月24日起,劉霆和母親便一直吃住在此。

劉婷的床邊有兩個床頭櫃,左側的櫃子上擺著一面藍色的小鏡子,右面的櫃子上養著一盆綠蘿。床尾放著一件女士花色衣褲,旁邊“趴著”一個毛絨絨的布藝小狗,床頭處是一個身著粉紅上衣的布藝小熊。

注意到,劉婷的床下放著兩雙高跟鞋,一雙的標簽還沒有拆掉,另一雙的鞋底兒上已粘了些泥土。旁邊還擺放著一雙繡著花的休閒鞋。

病房自帶衛生間,洗手臺上擺著大小不一的10餘瓶乳液等護膚品。

環顧整個房間,已經找不到一絲“男性痕跡”。

接受採訪前先化化粧

下午4點多,服務人員拿著功能表進來,請劉婷母親陸永敏點當天晚餐和次日早餐。“中午婷婷沒來吃飯,這還剩了些,我們晚上吃就行。”陸永敏説,她們就餐是免費的。在服務人員的勸説下,陸永敏還是點了一些。為迎接術後媒體見面會,劉婷接受醫院全身SPA保養。

7日晚7點多,病房門被輕輕推開,劉婷回來了。身高1.68米,體重47公斤,身材修長;一頭蓬鬆短髮,皮膚細膩光澤;較以前,眼睛略大些、鼻梁略高些;身穿白色上衣、黑色短裙……

“媽媽,晚上氣溫低,你冷嗎,多穿點。”劉婷一邊為媽媽接水一邊和記者打招呼。她的聲音變化不大,但一聽就是位女士。

聽説記者想拍照片,劉婷趕緊説:“我再化化粧,換個衣服。”劉婷換上一件白色長裙,又讓化粧師給自己化了一遍粧,這才開始接受採訪。

□專訪劉婷

術後感覺真的完整了

“以前很難受,像從身體裏抽走了一部分。做了手術才感覺到我真的完整了。”劉婷時不時舉起小鏡子,整理一下自己的髮型。

術後,曾有人説劉婷有點像國際影星泰勒。“之前也沒定按照哪個影星整,醫生給我做了雙眼皮,還從耳朵上取了軟骨,給我墊高了鼻子。我原來想做過手術就算了吧,沒想到會做得這麼完美。”劉婷對現在的相貌很滿意,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

做了28年男性,劉婷似乎沒有任何留戀和不捨。“初中畢業後,特別是高中那段時間,我很厭惡自己的男性特徵。手術後,我從麻藥中醒過來,真的特別開心。”劉婷説,手術後傷口很疼,但心情是好的。

開8項證明可改性別

從精神、心理到身體,再到身份證件,劉婷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變成真正的女人。劉婷説,去年8月初,她到浙江省臨安市錦城街道派出所遞交身份證性別變更申請。劉婷説,令她詫異的是接待自己的民警竟然表示理解。

“做手術還需開無犯罪記錄證明、要求倫理協會開具未婚證明、父母需簽同意書、無任何心理疾病證明等8項證明,這個工程太浩大了。”劉婷説,她根本不介意跑證明多辛苦,“等我拿到醫院的手術證明後,就可以到派出所辦身份證了,説是要上報到公安部,就可以給我改身份證,大概需一個月。”

自稱有導演和她接觸

在初中和高中時,劉婷曾各暗戀過一個男生,“那時很痛苦,無法訴説。現在感覺很簡單啊,我是女孩子了。我媽也挺希望我有一個家。”劉婷説,她希望喜歡自己的男孩子要比自己更厲害、更堅定,“如果他喜歡我,他一定得理解並接受我這個人”。

劉婷説,目前國內外已有多名導演和她接觸,表示要為其量身打造電影,而劉婷以自己為原型創作的《我們會好的》也正和出版社接洽,不久便會出版。劉婷説,她希望自己的書能暢銷一些,而能做演員也是自己的夢想,“我知道這很天真,但還是要天真下去”。她笑著説,她和媽媽一起研製的防霧霾口罩,可以戴著説話,如果能找到生産廠家,所賺到的錢她會用來做公益,“社會救助了我和媽媽,今後,我也會把出書、演電影和專利口罩的收入捐給需要幫助的人。”

□專訪母親

希望女兒早點有個家

今年62歲的陸永敏做了腎移植後,一直堅持服藥。

7日,陸永敏已經開始收拾回鄉的行李,“我走了,婷婷才能安心接受康復和保養,她總是照顧我,這會影響她康復。”陸永敏説。

提及女兒的手術效果,陸永敏笑了笑。“那天她側臉睡著,我看著她的臉,真的很美麗。”陸永敏説,在她的心裏,迫切希望女兒能找到一個男朋友,能成一個家,“我想對男孩説,不要因為她的美麗而和她在一起,兩人一定要真正喜歡,彼此了解。”

陸永敏也曾熱切地盼望過做奶奶、抱孫子。她説,以前曾有人問我怎麼還沒抱孫子,現在我就當自己沒養過男孩兒,“我祝福她有一個幸福的婚姻”。

陸永敏稱婷婷25歲時曾被一個女孩撞見,那女孩託人提親,説家和工作都在臨安,住著一套三居室,“我問劉霆的意見,他説,媽,你不知道我的情況嗎?我當時只好跟人家説,劉霆目前還沒有談朋友和結婚的意思。結果還被人家誤會説成了道德模範,眼眶子都高了。”

陸永敏曾讓孩子隱瞞自己的真實情況,“我一直等待著,以為孩子長大了就好了,她是全國道德模範,如果被人議論不男不女,社會怎麼看!”

母子間的對抗和衝突一直持續到2013年12月12日。“孩子堅持要做這個手術,那天,在我帶她到上海市看了心理醫生,在我查了現代醫學知識後,點點滴滴的積累讓我明白,如果再對抗下去,我就會失去唯一的孩子,我相信社會最終會理解並接受婷婷。”陸永敏説,她最終同意孩子手術。

□專訪醫生

術間有心理醫生疏導

7日,廣州美萊醫院整形美容科主任羅延平介紹稱,為劉婷進行變性整形手術匯集了20餘名來自皮膚、口腔、中醫等領域的專家,共完成了20餘項整形項目。

劉婷第一次關鍵的手術在2014年10月9日,做眼睛、鼻子和下巴。當天,該手術從上午11時一直做到下午4時。見女兒滿臉裹滿紗布出來,等在手術室門外的陸永敏當場哭了。

今年1月19日,醫院為劉婷做了最為關鍵的一次手術,即生殖器再生重建,切掉男性器官,再造修復女性器官,手術自上午10時開始一直做了7個小時。其間,該醫院副院長王磊一直陪著陸永敏。

還有一次關鍵手術,便是在今年3月3日做的豐胸手術。手術很順利,3月13日,豐胸手術拆線。

“從眼睛鼻子下巴到生殖器,再到胸部、皮膚等,每個環節都由該領域的專家負責。”羅延平稱,醫院甚至為劉婷專門配備了心理醫生,給她做專門的心理疏導。

“現在無論從哪個角度、在什麼場所看劉婷,她都已經完全是一名女性。她可以談朋友,可以結婚並過夫妻生活,除了不能生育,她完全是一個女性。”

羅延平稱,劉婷的手術和其他所有的外科手術一樣,“還需定期復查,以更好地確保其健康和生活品質。”

Please visit for our exciting postings.

其它相關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