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網上嘉年華 網上遊戲 自製遊戲 發送賀卡 自製賀卡 上傳圖片 分享食評 規則/獎品
:   點擊:63   

       東漢桓譚《新論》有雲:「八音之中,惟絲最密,而琴為之首。」古琴,一直被尊為中國樂器之首,其含蓄典雅的藝術特色,蘊含了中華文化傳統的君子之道。人是琴的載體,琴是人的心聲。眼前這位輕拂古琴,雍容爾雅的葉時華女士就是這樣一位「琴人合一」的古琴演奏家。

      葉時華生於臺灣,畢業於臺灣最高藝術學府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傳統音樂系,師從梅庵派第四代傳人當代古琴名家王海燕教授,亦修南、北管音樂及戲曲唱腔等。二零零三年,她在英國雪菲兒大學獲取碩士學位後歸臺任教,於二零零八年定居紐約。和自己的恩師一樣,葉時華亦是先習古箏而後習古琴。談及個中緣由,葉時華說,古琴更加符合她的個性、更能體現內斂雅緻的中華文化。

      初到紐約,葉時華在音樂教室教授古箏。當時,教授古箏、笛子的老師比較多,卻並沒有一個專業性傳授古琴的音樂教室。古琴的欣賞和演奏,在重洋之外的美國,似乎顯得陽春白雪、曲高和寡。葉時華希望自己心愛的古琴藝術在包羅萬象的藝都紐約開支綻放。二零零八年起,她開始積極招收古琴學生,為傳統藝術打開天地。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憑藉著良好的專業素養, 她建立起古琴在海外系統化教學的模式, 使學生的學習能快速之餘仍循序漸進, 基礎紮實又能見到顯著的學習成果. 因此, 前來拜訪的學生越來越多。為了更好地傳播古琴文化,葉時華費盡苦心,在華人聚集的法拉盛區找到了適合教學的場所,定下「紐約梅庵琴苑」的雅號,開辦了美國東海岸第一所系統化的專業古琴學苑。慕名而來學琴的弟子,從小童到長者,不一而足。學員們不僅學到古琴的專業知識,更能洗滌心靈滋養精神。一位七十歲的女弟子就表示,學琴之後,第一次找到了內心的平靜。

      所謂「士無故不徹琴瑟」,音樂在古代,從來不是為了炫耀技巧,而是君子們修身養性的重要人生部分。葉時華不僅將古琴藝術帶來了美國,也將幾千年的文人「雅集」傳統一併帶來,緩解現代人無謂的忙碌,提供一個怡然自樂的心靈桃花源。「雅集」,乃是古代文人吟詠詩文、遊藝於琴棋書畫的高雅聚會。古代的文人墨客在雅集中恣情創作,留下了「蘭亭集序」等傳世名篇。葉時華女士希望延續文人雅集的逸事, 也希望學生體會藝術其實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並非特別高尚奧妙, 不可攀附。 因此, 她特別用心舉辦雅集, 提供給學員及對古琴文化藝術有興趣的朋友們,一個互相交流,、學習的平臺。葉時華女士舉辦的雅集,春日看花、秋日賞楓,依時令的變換,與三五好友共聚談彈,正如伯牙遇子期,是人生一大快事。





(葉時華與弟子們在「雅集」)

      二零一五年,葉時華在卡內基廳舉辦了她的個人古琴音樂會「譬如朝露」,不僅獨奏了「瀟湘水雲」、「流水」、「欸乃」、「陽關三疊」等名曲,還與舞蹈藝術家梁坤鈿、昆劇藝術家錢熠等其他名家合作,對古琴藝術的發展創新作出貢獻。梅庵琴派本就在諸城派的根基上另闢蹊徑而來,在琴曲創作和演奏手法上均有大膽創新。葉時華的「跨界」合作,從本質上繼承了琴派創始人的衣缽。談到古琴與古典舞的結合,葉時華表示,古典舞華麗繁複而古琴古拙簡樸,兩者同臺表演竟能巧妙得擦撞出藝術火花,她的跨界合作都堅持以古琴為主軸,從繁入簡,追求不流於形式而是更深層次的內涵上的結合。矜持自重的葉時華談到藝術,顯出赤子之心的興奮:「第一次見到梁老師為我的『流水』編舞,我當時就想到了『洛神』!」以舞蹈表現洛神翩若驚鴻的姿態,以古琴的清和淡雅烘托氤氳中的悵然若失,洛神的婉約翩然從人們的想象中,從顧愷之筆下飄然落入凡間。


(葉時華在卡內基音樂廳舉辦個人獨奏音樂會)


(葉時華在大都會博物館—中國館演奏)

      古琴作為中國最古老的彈撥樂器,發展至今已有數千年。正如所有經典藝術一樣,都面臨著堅守與創新、傳統與現代的雙重困境。被問及身在異國,西方音樂如何影響到古琴的學習鑒賞時,葉時華回答:「音樂不是單一的,我從來不避諱告訴我的學生,我看了什麼書、什麼表演、什麼影視劇集,不局限自己,從不同的藝術形式中吸取所長,再把它訴諸於古琴。」這種兼容並蓄,宛如中華文化鼎盛時期的大家風範。

      結束了與葉時華女士的訪談,筆者有幸現場聆聽一段表演。一撫一撥之間,葉時華已經完全沉浸在古琴真摯純樸的世界。「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是送別遠行友人的「陽關三疊」,餘音裊裊、情真意切。「大聲不震嘩而流漫,細聲不湮滅而不聞」,原本是描述古琴的音色,大聲的時候不會喧嘩散漫,低聲的時候不會消失不見。葉時華女士從臺灣來美,經歷古琴教育的低潮依然不輟經營,如今桃李天下卻保有溫良恭儉讓的君子本色,正似她手下這把出自名家、柔和純靜的仲尼琴。

 

 

 

Please visit for our exciting pos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