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網上嘉年華 網上遊戲 自製遊戲 發送賀卡 自製賀卡 上傳圖片 分享食評 規則/獎品
:   點擊:63   
夏然,上海位育高中實驗班畢業,獲美國新澤西州費爾雷迪金森大學(Fairleigh Dickinson University)心理學專業4年全額獎學金;本科畢業后直升入本校研讀新媒體碩士,2014年6月畢業;同年11月,由她編劇的英語話劇《北方(North)》在紐約迪克森劇場公演。之后,她先后自編自導舞臺劇《閣樓的日子(They lived in the Attic)》、《我([ai])》、《空白》、《天體在太空中遊動》和《人行道上的鬼魂》,於迪克森劇場公演。2015年8月,話劇《我》被選中在紐約布萊克劇院連續公演三周。此劇根據安蘭德(Ayn Rand)小說改編,講述一個人失去對自由的追求,最終又找回自我的故事。今年3月,夏然的最新英文話劇作品《文字遊戲(Word Play)》參加了紐約的中城國際戲劇節(Midtown International Theatre Festival),連演三場。5月,這部作品還將在紐約上演兩場。】


初入美國

我出生在上海,父親是上海電影製片廠《上影畫報》的主編。從小受父親的影響,我對電影和戲劇就充滿了熱愛,自己也是一個極有表演欲望的人,在學校里一直是各種戲劇社團的骨幹。高中的時候我決定要來美國讀大學,那個時候的夢想是去紐約大學學電影專業。后來也確實被紐約大學錄取了,然而面對高昂的學費,我最終選擇了給我提供全額獎學金的費爾雷迪金森大學。

美中不足的是,這所學校並沒有電影專業。在眾多的專業中我選擇了心理學,因為我覺得無論是電影也好,戲劇也好,這些都是通過不同的表現手法來展現人物的內心世界。而學習心理學,能夠讓我更好的理解“人”,這或許會對我將來的創作有所幫助。除了心理學,大學期間我還輔修了美術。從小繪畫就是我的愛好,能夠把愛好和學業結合,應該沒有比這更好的事了。雖然學校里面沒有電影和戲劇專業,但是學校里面有一個戲劇社,每個學期都會排演一部作品。那個時候,我就用我的繪畫特長,幫助戲劇社做舞美設計。在跟戲劇社的合作中,我學到了很多,也認識了我后來的研究生論文導師Ellen Spaldo。

本科畢業后,總覺得自己在美國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學,就繼續在學校讀了媒體與專業傳播(Media & Professional)的研究生。出於對未來就業的考慮,上學期間我參與了一些電影、藝術相關的公共關系領域的實習。但是這些工作都讓我覺得很不開心,總是在包裝一些我自己本身並不感興趣的東西。與其去包裝別人的產品,我更希望去做一些創作方面的工作。

小試牛刀

隨著畢業的臨近,我需要向系里提交一個研究生畢業論文的選題,並選擇相應的指導老師。於是我選擇了在戲劇社有過很多合作,學校里主教英文寫作的Ellen Spaldo教授。她告訴我說,既然你喜愛創作又熱愛戲劇,要不要嚐試寫一個話劇劇本來作為你的畢業論文呢?於是我的第一個英文話劇劇本《北方(North)》就這樣應運而生。

雖然劇本是借畢業論文的機會寫完了,但是我覺得這也僅僅是一個初稿而已,希望能夠在排演中、在舞臺上不斷地完善。我在網上看見迪克森劇院有開放投稿的項目,於是我就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把《北方》的劇本投了過去。

研究生畢業后,父母希望我能夠找一份穩妥的工作,在美國過上安定的生活。在找工作期間,我意外的收到了劇院的郵件,它們告訴我,對我的劇本很感興趣,願意給我一個機會,免費讓我在劇院的主劇場演出一場。

收到消息的我很迷茫,我並不知道怎樣將一部戲從劇本搬到舞臺上。不過看了那麼多場演出,我也或多或少學到了一些經驗。我在playbill.com上發了一個招演員的廣告。可能因為故事本身很有意思,幾天之內我就收到了很多演員的報名郵件。因為沒錢,租不起排練室,所以我只能選擇在一個公共場所面試演員。那是一個寫字樓的公共休息區,有一個很大的露天花園,環境很好,一天大概面試了近百名演員。第一次試鏡之后,我選了一批看上去能夠互相合作的人,邀請他們參加了第二輪的試鏡。第二次的試鏡同樣也是選了一個公共場所,那是紐約中城的一個空中花園,在那里我又對演員們進行了倆輪試鏡,尋找互相之間比較有默契的演員。最終我一共定下來了12個演員,以及一個劇務。選完演員后,我跟他們每個人都簽了一份合同。因為從來沒有製作和導演的經驗,我在一個演員的建議下,邀請了Paul H. Bedard來做這部戲的導演。經過大家的通力合作,演出很順利。

《北方》的成功演出讓我堅定了信念,也與迪克森劇場保持了良好的合作關系,讓我有了繼續在美國製作戲劇的想法。我的舞劇《白紙(Tabula Rasa)》和話劇《我([ai])》也在迪克森劇場陸續上演。后來我又陸續向幾個劇場投稿,2014年8月,《我》被布萊克劇院(Brick Theatre)選中,可以在那里公演三周。實習結束后,因為沒有辦到工作簽證,我選擇了回國。回國期間,我也一直沒有放棄我的戲劇夢——在國內一直跟朋友們舉辦英文話劇的朗讀會活動。

繼續創作

2015年5月,我開始創作話劇作品《文字遊戲(Word Play)》。這個故事是我根據之前在豆瓣上看到的帖子《那些無法用英文直譯的詞彙》改編而成。帖子的內容是一些選自各國語言的單詞,這些詞的特點是它們都有一些微妙的含義而無法在英文中找到直接對應的單詞。

受到帖子的啟發,我決定做一個小的練筆,就是給每一個詞都寫一個小故事,用故事去詮釋這些詞的含義。但是寫到一半,我決定將這些小故事都串聯起來,成為一個完整的話劇作品——《文字遊戲》。故事的男主角是一個詞源學家,他在一個電影院認識了一個來自法國的女孩,兩人墜入了愛河。然而不幸發生了,男主角得了腦癌。因為受到疾病的影響,男主角的記憶出現了紊亂。他開始遺忘很多事情,很多的詞。由於不堪治療對他的折磨,他決定放棄治療,聽天由命。在死之前,他希望跟女主角去旅行。在旅行的最后一站,他忘記了女主角。故事一共被分了十幾場。每一場都是一個單詞,通過男女主人公的表演來展現這個單詞的意義。

我花了三四個月來寫這部戲,完成之后我把劇本投給了迪克森劇場。劇場告訴我,它們可以讓我在11月公演這出戲。收到通知時,我的實習簽證已經到期,必須要回國。於是我只能聯系之前合作過的導演和演員,希望他們能夠參與演出。因為人在中國,很多社交網絡的賬號都無法使用,而且又存在時差,雙方的交流變得困難。除了第一次的排練我是通過視頻全程參與的,后面的一切我也只能通過郵件跟他們溝通。甚至正式公演我都無法參加,只能邀請我的一個朋友,全程FaceTime向我轉播。

重回紐約

這次演出之后,我又對劇本進行了修改,投稿給紐約中城國際戲劇節(Midtown International Theatre Festival)。之后,我收到了入選通知,告知我會在3月進行三場演出。我與之前的演員和導演們聯系,他們也願意繼續排練。然而在正式演出前17天的時候,我的女主角收到了一個電影的邀約,她決定退出。那時候身在國內的我,正在等待特殊人才的簽證結果,也沒有辦法來美國處理這件事。

於是我只得給我所有認識的演員發郵件,希望能有人參與演出。幸運地是,我很快就收到了之前合作過的一個女演員的回複,她答應來幫我演出。非常巧合的是,她恰好和劇中女主角一樣是個法國人;更難得的是,她和男主角之間的互動十分默契,雖然時間有限,兩人的排練效果很好。今年3月我的簽證辦下來了,我又回到了紐約,在劇場現場指導了這部劇的第二次公演。演出很成功,受到了很多影評人的好評。演出結束后,這部作品又收到了鐳射戲劇節(Radioactive Festival)的邀請,它們今年的主題是慶祝女性劇作家,《文字遊戲》將於5月在紐約再次上演。

我現在已經拿到了特殊人才的簽證,未來三年我將留在美國繼續我的戲劇夢想。我很感激一直以來與我合作的演員和導演,他們教會了我很多;而在不斷的演出中,我也在不斷完善自己各方面的能力。我也很感激我的父母,他們開啟了我對戲劇的熱愛,並一直支持著我去追尋我的夢想。希望每個有夢想的留學生都能夠通過努力,不要放棄自己的夢想——只要堅持,夢想最終會照進現實。

 
Please visit for our exciting postings.

其它相關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