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網上嘉年華 網上遊戲 自製遊戲 發送賀卡 自製賀卡 上傳圖片 分享食評 規則/獎品
:   點擊:63    來源:毒舌科技(ID:dushekeji)   

3年,月薪8000到4000萬資產

在他的公司真實發生了


三年,從月薪8K到資產千萬,他是我一個同事。


這是去年 5 月份,文案大神“小馬宋”老師發在自己公眾號上的一篇文章。


這不是吹牛逼,這是個真事兒,大概就是下面醬紫:


年前,他大學畢業 2 年,決定北漂,找了份程序員的工作,月薪 8K。半年后,他製定了一個 3 年內要賺夠 1000 萬的目標。


第一年,月薪8K,稅后6K,住600元/月的破房子,省吃儉用,周末還要打10元/小時的零工。年底他攢了7萬,距離目標還有993萬。


第二年,加薪后,稅后8K,加上接私活,年底攢了11萬,距離目標還有982萬。


第三年,升職了,稅后12K,算上年終獎他賺了15萬。3年,加上理財收益及其他收益,他一共攢了差不多40萬。


在距離目標還有 960萬的時候,他所在公司上市了,靠著公司給的股票激勵,他身價飆到 4000 萬。完成了 3 年前的目標。

 

再強調一點,這不是吹牛逼,這是真事兒,他上班的公司叫暴風科技


2015 年 5 月份的時候,暴風科技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里,股價漲了 41 倍。暴風科技內部誕生了 10 個億萬富翁、31 個千萬富翁、66 個百萬富翁。


然而,身價飛漲到 60 億的暴風大BOSS卻說:我素質挺高的,不會被這些事衝昏頭腦。



馮鑫,山西陽泉人,曾經也是小混混,在北京落魄不得誌。


上了個再普通不過的合肥工業大學,大二時還差點被勸退。1993 年,好不容易混到畢業,還沒拿到學位證,所以畢業后的4、5年時間里,他一直過著屌絲般的生活:自己注冊公司做BP機維修、做煤炭運輸、當曆史老師、開饅頭廠、賣喔喔奶糖、拿著簡曆在國展找工作……


正常來說,馮鑫也就是這樣一個 loser 了,和百億市值公司的老板沾不上一點兒邊。


1998 年春節,他看了一本書 

 改變了他屌絲的人生軌跡 


 

畢業后的4、5年,經曆這些艱辛的生活,馮鑫意識到:“為了吃飯找工作,這不是我想要的”。


1998 年春節,馮鑫偶然看到了《聯想為什麼》這本書,其中楊元慶、郭為的故事,讓他激動不已,覺得IT才是他想要做的。他直接拿著簡曆去聯想大樓敲門,被拒絕后,又給聯想入股的金山寫信,無果。


無奈,他又拿著簡曆去國展找工作,最后加入了“文曲星”。在文曲星幹了不久后,驚人介紹,他如願以償的去了金山軟件,成為雷軍的部下。這是馮鑫人生第一個轉折點。


當時金山毒霸剛剛推出,如何超越已經發展了 10 年的瑞星殺毒等老牌軟件呢?馮鑫大膽實行了“ 3 個月試用版,只收 5 元錢”的定價策略,憑借此招他幾乎把所有的“碼頭”搶占。此后馮鑫很快就升至市場總監、毒霸事業部副總經理,名震西南。


2004 年,已經是金山事業部副總經理的馮鑫又開始思考,“我到底想要什麼?”。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不想要什麼。於是他離開金山,跑到成都大山里釣魚,一釣就是 3 個月。


馮鑫離開金山去釣魚后,求賢若渴的周鴻禕一直給他打電話。於是,他回到北京后,加入雅虎,成為周鴻禕的部下。后來周鴻禕離開雅虎,馮鑫也開始考慮他的下一步怎麼走。


  準備創業后,求過周鴻禕,也求過雷軍 

 最后拒絕等待別人宣判自己的命運 

 湊了50萬,開幹!


馮鑫后來想清楚了自己要做什麼——播放器。他先去找雷軍,但雷軍沒有支持他的想法。“我當時沒想要創業什麼的,還是可以給他打工的。”


找完雷軍他又去找周鴻禕,周鴻禕說要做奇虎動態網頁搜索,讓馮鑫和他一起幹,但馮鑫沒興趣。當時馮鑫找遍了當時軟件大佬,但他們都無心戀戰了。


馮鑫這才決定自己創業,開始找投資。他再次找到前老板周鴻禕,但周說這個方向他不做。然后再去找前前老板雷軍,雷軍說要考慮兩周。


“等了3天我就受不了了,我覺得我是在等待別人宣判我的命運。”這下他想通了。2005年,馮鑫離開雅虎,自掏腰包注冊資本僅為50萬的酷熱影音。這是他人生第二個轉折點。


天使投資人蔡文勝知道后主動找到馮鑫,兩人第一次見面,喝茶、聊天。第二天,蔡文勝投了300萬人民幣。2個月后,IDG找到馮鑫,投了300萬美元。后來馮鑫用這筆錢收購了“暴風影音”播放軟件,組建了北京暴風網際科技有限公司,這是2007年。


上市艱難 + 母親病重,他一度抑鬱 

 差點把公司賣給阿里巴巴 


從 2006 年暴風引入 IDG 投資開始,馮鑫就是衝著到美國上市的目標去的。2011年,他接受采訪時高興地說,暴風科技即將上市。結果要在納斯達克上市的時候遇到中概股危機,后來改道港交所,也未成行,最后不得已接受投資人熊曉鴿建議,改變VOE結構,回歸A股。結果,剛剛提交上市申請,A股就停止發行了。后來聽從拉卡拉孫陶然的建議,他決定死磕,一條路走到黑。於是他一等又是3年。


因為提交了上市申請,就不能繼續融資,而A股又要求上市公司必須連續盈利,這對大把燒錢做流量的視頻公司來說,簡直就是童話。於是暴風只能龜縮,不買獨家版權、不買熱劇,不自己投資做內容,咬緊牙關確保盈利。2013年的時候暴風的銷售VP離職,馮鑫親自抓銷售,硬生生帶到了上市。


他在接受采訪時曾這樣描繪自己 4 年來的煎熬狀態:“國內上市是蠻痛苦的,要求比在美國上市高多了。有一陣,我幾乎每天都去證監會大樓。每周去兩三次,堅持了兩三個月。”


事業上很壓抑,生活上,馮鑫也很糟心。2014年大年初一,馮鑫的母親病倒,並住進了重症監護室。馮鑫病房公司兩頭跑的生活一直持續了三個月左右,還因此差點兒得了抑鬱症。他回憶說:“每天晚上回來都瘋了,都不知道自己是誰。”


上市很煎熬,這時國內很多巨頭都找上門來希望收購暴風。他說:“你給我1億美金,那我肯定不賣,但如果10億美金呢,我真可能會動心”。之后阿里巴巴找上來,出價20億希望把暴風收購,馮鑫最終還是沒舍得賣。


 但是,最后暴風上市了!


2015 年 03 月 24 日,暴風科技上市。

 


去年 3 月 24 日登陸創業板后,暴風科技以整齊的 28 個“一”字漲停打破了蘭石重裝此前創下的連續24個漲停板的新股紀錄,在僅1個月的時間內,高調進入A股“百元俱樂部”。

 


作為2015年第一妖股,暴風科技 40 天拿下36個漲停板,股價從發行價7.14元暴漲逾42倍至307.56元,市值飆升至369億元。馮鑫當時稱暴風科技內部誕生了 10 個億萬富翁、31 個千萬富翁、66 個百萬富翁。

Please visit for our exciting postings.

其它相關目錄